黄冈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新闻)土耳其政变拖累外资中企投资举棋不定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7日    点击:[0]人次

自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已宣布土耳其进入3个月的紧急状态以来,支持埃尔多安的游行天天在伊斯坦布尔和首都安卡拉轮番上演。

在当前土耳其动荡的政治环境中,在土耳其扎根的中资企业还好吗?

光伏企业遭遇双重困境

2015年年初就到中电光伏土耳其工厂工作的孙政告诉本报,虽然目前工厂生产和销售并没有因为政变事件受到直接影响,但是原计划7、8月正要启动的土耳其1300万美元投资发展项目目前举棋不定。

孙政表示,企业目前在土耳其的发展遭遇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在今年7月初,土耳其经济部发布公告称,即将对自中国进口的光伏产品实施反倾销政策,可能在9月后中国生产的光伏组件不允许再进入土耳其市场。

针对已经在土耳其Tuzla免税区设厂的中电光伏,土耳其政府虽然允许其组件在土耳其销售,但是仍然要征收比土耳其本土企业高的增值税。因此,为了彻底避免双反政策的影响,中电光伏需要在土耳其境内开设新工厂,从而获得与土境内光伏企业的同等待遇。

“另一方面,由于7月15日土耳其发生未遂的军事政变,以及随后整个国家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还有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土耳其政府的信誉等级从BB+降至BB,种种负面消息让很多投资者对土耳其本土市场望而却步。”从孙政不加掩饰的忧虑中,可以看到问题的严重性。

目前中电光伏新的投资项目已经选定了厂址,原本准备本月或者下月就要启动,现在也有点举棋不定。此项100~200兆瓦组建的新项目总投资金额约1300万美元。

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经商处的消息显示,“今年以来,土耳其政府贸易救济领域对中国出口产品动作明显增多。”

地下天然气储库项目进度受阻

“我们在政变当晚,立刻在项目现场召开紧急会议。而且那天晚上还有两个员工正好从伊斯坦布尔机场回国,一时失联,大家都非常紧张。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加强了项目现场的安保”。说起7月15日那晚发生政变的情景,从中国天辰工程公司在土耳其负责安全生产和安保的刘英杰的语气中,依然可以听出些许紧张和不安。

中国天辰工程公司盐湖地下天然气储库项目执行经理隋明新告诉《第一财经》,“政变后,我们的项目进度受到影响,因为重要的决策会议不得不推迟,货物进不了,人员方面的计划也被推迟。员工情绪不稳定,担心安全。”在隋明新看来,目前项目推进的最大困难就是货物不能及时到场,耽误了安装进度,有可能造成合同工期不能按时完成。

隋明新表示,目前公司对土耳其的发展策略基本没变,但是对安全问题的顾虑还是很多,必须密切关注土耳其政府各方面的政策变化。同时他认为,“由于埃尔多安政府与美国、欧盟和俄罗斯的离间或交恶,政变对中国可能反倒是中土经贸关系发展的机遇。”

至于公司在土耳其开建的三大项目,天辰公司土耳其分公司商务经理李皓对本报表示,“除了合同金额逾5亿美元,已经开工5年,2020年合同期满的盐湖地下天然气储库项目之外,还有2014年开工,合同金额逾11亿美元,年产250万吨天然碱的、也是全球在建产能最大的天然碱装置及明年即将正式投产的ETI天然碱及自备电站扩建项目。”

在土中企员工很焦虑

近来,土耳其动荡局势也直接导致在土耳其的中资企业员工缺乏稳定和安全感。“在日常生活方面,因为公司不在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直接的安全影响暂时没有,但是心理上的担忧和不安还是非常明显,”孙政表示。据他介绍,员工方面情况稳定,厂里50%以上的员工都支持现任政府和埃尔多安,不过,对生活在伊斯坦布尔亲朋好友等安全还是相当焦虑及关切的。

“我们办公室和驻地位于安卡拉西城,附近也有军队基地、空军训练基地和一些政府机关。政变发生当天,军机飞行和轰炸的声音听得都非常清楚,肯定是有一点害怕的。这一年土耳其两大主要城市恐怖袭击事件多次发生以后,自己现在出门也十分谨慎,尽量减少出门和乘坐公共交通的次数,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李皓告诉本报。

事实上,近些年中国和土耳其之间的经贸来往情况良好,在“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中,土耳其也是重要一站。

根据土耳其央行公布的数据,土耳其外国直接投资(FDI)在2015年达到165亿美元,同比增长32%。制造业在去年成为土耳其外资比例最高的行业,其次是金融服务和交通运输业。西班牙在去年成为土耳其FDI的最大来源国,美国和卢森堡紧随其后,中国排在德国之前,位居第九。

山东省考真题及答案解析

国家公务员面试模拟题

天水事业单位招聘